电锯惊魂1剧情详细介绍

更新时间:2019-08-13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亚当被人扔在有水的浴缸里,他醒来后立刻挣扎了出来,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破败的地下室内,一只脚被铐在一段锈蚀的铁水管上。在他的对面还铐着另外一个人,同样是一位不知所措的被绑架者——劳伦兹·戈登医生。在房间中央有一具躺在血泊中的尸体,他的手里握着一把点38手枪。

  没有人知道自己为何被绑,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诡异的地方,没有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但凶手却已将指示留给了他们。那具尸体右手握着一部小型录音机,里面录着绑架者的指令:戈登必须在6个小时之内杀死亚当,如果任务失败,不仅两个人都要死,戈登的家人也会惨遭毒手。

  绑架者的这些做法不禁让戈登想起了警探泰普正在调查的一个凶手,这个精神变态的凶手喜欢将自己认为没有珍惜自己生命的受害者绑架,让他们在相互残杀中体验生命的价值。他和亚当两人已经成为了凶手的棋子,面临着和从前受害者相似的命运。

  距离死亡的期限只有几个小时了,可是双方的实力对比又是如此悬殊:凶手似乎对他们了如指掌,而他们却只知道他是一个绰号“竖锯”的精神分裂狂徒;凶手控制着两个人和他们家人的命运,可他们能够从现场获得的蛛丝马迹似乎都是凶手有意留下的。

  凶手用各种设备掌握着他们的行动,却只给他们留下了两只手锯——它们不足以打开他们的脚链,却完全可以锯断脚腕逃出去。

  在装手锯的袋子里,放着几张相片,正是亚当受泰普所雇而拍摄的戈登的一举一动。在摄有戈登房屋窗户的一张照片里,戈登医生意外发现了一个人影,正是医院的一名清洁工——赛普。这时他们断定赛普就是“竖锯”。

  而此时的赛普确实绑架着戈登的家人,并给戈登打电话催促他尽快杀掉亚当(手机只能接听),然而戈登不忍心杀害亚当。戈登妻子与赛普争斗中通话中断,手机通话中断,戈登将手机也抛在了一边,结果戈登妻子得救,赛普逃跑。

  戈登妻子再度通电给戈登,戈登却由于刚刚将手机抛掉且脚被锁住,无法拿到手机。手机铃声响着,戈登在狂躁与绝望之下锯断了自己的脚,锯脚的过程中手机不再响了。戈登拖着断腿爬了出去。

  亚当·史丹海特是一个对生命不敬的家伙,他和劳伦斯·高登同处困境,一再惊恐失措。他狡猾的先后隐瞒了对劳伦斯·高登的认识、塑料袋里的照片、钱包里照片背后的话等一系列秘密。

  劳伦斯·高登是诊断出约翰·克莱默患有绝症的医生,也是竖锯一案的嫌疑人。戈登医生沉迷工作,忽视家庭,还和实习生有染,成为竖锯的目标,被关入禁室虐待一番。

  因为其对“竖锯”的游戏习惯甚为了解,这使他天然具备了很多基本的解谜逃生技能。他很冷静、很诚实,在每一个步骤中却都对狡猾的陌生人保持直言不讳,最后他自断一足逃出。

  城市里的警官,非常的自信,一直在调查连环谋杀案,后来偏执的认为戈登医生就是杀人凶手。

  阿曼达是竖锯的第一个门徒,竖锯门中目前已知的唯一女性,同时也是竖锯游戏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是个有着坚定意志力和伪装天赋的女人。

  阿曼达被艾瑞克·马修陷害入狱,在狱中染上了毒瘾,生活糜烂的她被竖锯绑架后,成功通过了裂颚器的考验,从此脱胎换骨,现场报码。视竖锯如再造父母,协助他布置各种机关,并成功向马修复仇。

  约翰·克莱默曾是事业得意、家庭美满的土木工程师,自从罹患癌症,又自杀失败后,他对生命有了“全新认识”,也对世界失望之极。他化身竖锯,并不以取人性命为目标,他致力于教导广大同胞珍视生命,激发出他们的求生欲望。他精通机械原理,打造出的机关陷阱无懈可击。

  “竖锯”老头John(就是整个拼图杀人游戏的幕后主谋,电锯惊魂系列的核心人物)是医生的一位病人,癌症晚期,他发现人们在活着时候不知道珍惜生命,不珍惜自己的生活,还经常做一些违背道德的事情。于是,他决定作为一名“老师”,布置一些“游戏”来教育人们。这一次的游戏者便是医生(罗伦斯·戈登)和偷拍者(亚当),还有医生的同事(Zep),也就是绑架医生老婆和孩子的那个人。首先他布置了一些“游戏”(具体是什么好像没怎么交代),让医生的同事去绑架医生的老婆孩子,到时间后必须杀掉她们,否则自己会死。然后把医生和偷拍者弄到那个恶心的卫生间,自己便躺在地上装死,以最近的距离观察这两个游戏者。没过多久,医生和偷拍者醒了,游戏便是电影里面的情节,不必多说。最后,医生的同事失败,医生锯断了脚逃出,偷拍者还留在了卫生间,但“竖锯”从地上爬起来,关上了大门离开,偷拍者还在卫生间,游戏继续。

  偷拍者在第二部被竖锯的大徒弟阿曼达用保鲜膜捂死了,而医生在第7部出现了几个片段,好像在帮竖锯做事。。。。这个我不是很理解。。。。。

  强烈建议楼主去看看整个电锯惊魂系列的电影,其实也不恶心,只是很费脑去理解竖锯设计的游戏。

  首先,倒霉的亚当醒来发现自己在水里,事实上他是在浴缸里,慌乱中,他踢开了浴缸的塞子,一道莫名的蓝光随水流一起消失在浴缸底部。亚当从个浴缸里爬出来发现仍是一片漆黑,一阵纠结后于是另一个角落的劳伦斯·戈登医生摸到开关,打开灯,两人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废弃的厕所里,中间有个倒霉的哥们儿早已开枪自杀倒在血泊之中,一手握有录音机一手握有手枪。而两人各有一只脚被铁链拴住,活动范围极有限。至此,“铁链锁人”双人游戏拉开序目。医生机灵一点意识到废弃的厕所里仅有表是新的,这表示有人要他们明确知道时间。这时亚当在口袋里发现一小盘磁带,而医生在口袋里发现一盘磁带,一把钥匙,和一枚子弹。亚当奋力从尸体手中拿到录音机播放磁带,磁带里是一老头的声音,大致意思是:你这辈子都在窥伺别人,这回你得看着自己死。医生的带子里老头谴责他家庭责任感不强,告诉他,他的老婆孩子被绑架了,六点前灭了亚当,否则老婆孩子保不住,还有标明宝藏地点。医生发动亚当检查一下他旁边的马桶。亚当从一开始PR就差,在马桶里的排泄物中摸索许久后,遂发现要找的东西在干干净净的水箱里——一个黑塑料袋里包着两把生锈的锯,两人顿时了,狂锯铁链,结果是悲剧,亚当把锯锯断了铁链也没事。这是医生终于想明白了,它们遭遇了传说中的竖锯门。

  何为“竖锯门”?那要从穿越铁丝网游戏说起。某胖子数次割腕自杀,自杀有瘾引起竖锯老头的注意,老头让他在规定时间内穿过铁丝网,否则铁门关闭,胖子没穿过去,于是变成了死胖子。还有一个游戏是“密码墙”游戏,某倒霉孩子被注射了慢性毒药,解药在保险箱里,他要拿着蜡烛走在满是玻璃渣的地板上取四周的墙看密码,一遍一遍试,但不知这么简单,老头在他身上涂了易燃物,稍有不慎就会…这哥们PR也不好,没通关。而警方在犯罪现场发现了劳伦斯·戈登医生用的手电筒,审问劳伦斯·戈登,才使他初步了解了电锯门。同时警方向他介绍了另一电锯门案例,不同的是,游戏者幸存下来。这个很好的丫头叫阿曼达(我倒觉得不是她很牛,倒是老头设的关比较简单)。这个游戏叫死亡面具,阿曼达由于吸毒被抓进去完这个游戏,游戏目标是要在规定时间之前从面前“”的肚子里找到钥匙,解开锁打开死亡面具,否则上下颚分家。阿曼达险胜。后来才知道那尸体,是个打了全麻的活人…(神奇的是此人也未死),阿曼达声称她感谢竖锯,是竖锯让他找到了生命的意义。

  劳伦斯·戈登坐在厕所地板上开始想自己老婆孩子,还把钱包丢给亚当看(小样,看哥比你深或幸福吧)亚当却在钱包里发现了医生老婆孩子被绑架的照片,由于担心此照片激怒医生,让医生把自己灭了,亚当偷偷藏起照片。此时医生的老婆孩子一被绑架,而怀疑医生的那个黑人警察(后文称小黑)依然有疑心,开始在医生家对面监视医生家的动静。

  等待中小黑回忆起自己的一次亲眼见证“电锯门”的经历。某日小黑再翻看电锯门留下的录影带,从蛛丝马迹中追到了“电锯门”根据地——一个废弃的库房,里面有个倒霉蛋被捆在椅子上,脖子两边各有一个钻头,竖锯老头为了逃跑启动开关,两边的电钻开始向倒霉蛋的脖子逼近,小黑的助手情急之下用手枪打断钻头,老头亮出暗器将小黑割喉(小黑没死,事实上他也不错)。助手在追杀老头的时候触动机关被乱枪打成筛子。回忆到这里小黑怒了抱着助手的照片发誓要抓到竖锯老头。

  这是镜头切换,劳伦斯·戈登医生医院的一名长得略诡异的男护士(后称小护士)正坐在监控录像前看着劳伦斯·戈登和亚当的游戏。这是亚当提议把灯关了试一下,关上灯后医生手边的墙上,有一个形的亮光。于是打开灯医生抠开那面墙,里面有个带锁的小盒,医生用一开始信封里的钥匙打开小盒。小盒里有一根香烟,一个手机,一个字条。字条提示医生中间尸体流出来的血液有毒,可以用香烟沾血杀死烟鬼亚当。劳伦斯·戈登凝视手机,想打一个求救电话却打不通。看着电话,一身想起了自己被绑架前的事。医生开始把自己的经历讲给亚当听,说那天他从医院回来,走到地下停车场,隐隐感到有人跟踪他,然后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就被一红衣猪头怪袭击了,再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在这鬼地方。医生质问亚当是如何知道要关灯的,无奈亚当只好把亚当老婆孩子被绑的照片给了医生,照片背面就有关灯提示。眼看时间离六点越来越近,医生坐不住了。于是用烟沾了血,专备给亚当,但是医生关了灯(为了逃过摄像头的监控),悄悄告诉亚当烟有毒的事,让亚当装死。开灯后,亚当演得很逼真,一会儿就抽搐着撞死不动了,于是医生大喊:我把他灭了,把老婆孩子给我!话音未落,亚当脚上的铁链通电,亚当被电活(小样儿,和竖锯斗你还嫩点)。无奈,医生继续用锯子锯铁链。亚当想起了被抓事情经过,他在家洗相片的时候被猪头怪袭击。此时医生的手机响了,电话里他被绑架的老婆告诉他不要相信亚当。这是时间只有半小时。医生又一次质问亚当,亚当告诉医生他一直跟踪偷拍医生,医生总是去见小三儿。

  眼看时间到了六点,小护士要杀母女二人,反被孩儿她娘夺过枪威胁,争执中枪走火,对面楼小黑听到枪声,跑去帮忙,只是救下母女二人,却没组织小护士出逃去那间浴室。后小黑还是追上小护士却被小护士打中要害(还是没死)。同时这一且都被电话另一头的医生听见,但他只听见自己老婆孩子的尖叫和枪声,于是整个人崩溃。开始用锯锯自己的腿(这锯本来就是用来锯腿的)然后拿起枪射中亚当,并对摄像头大喊“我把他灭了,我把他灭了”然而此时时间已过六点,小护士冲进来正要杀医生,却被亚当从身后用水箱盖拍死(亚当想:反正我也活不成了,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此时医生告诉亚当,他只是射了亚当的肩膀,并向亚当保证会回来就他。医生走后,亚当开始在死护士兜里找钥匙,却找到了一个录音机和一身老婆的孩子的照片。原来小护士也是游戏的一部分,他被注射了慢性毒药,想要解药就得绑架医生老婆孩子,如果医生没通过游戏就把医生解决掉。这时候于是中间的尸体站了起来,原来幕后主使一直在他们中间。老头告诉亚当钥匙就在浴缸里,来的血液有毒,可以用香烟沾血杀死烟鬼亚当。劳伦斯·戈登凝视手机,想打一个求救电话却打不通。看着电话,一身想起了自己被绑架前的事。医生开始把自己的经历讲给亚当听,说那天他从医院回来,走到地下停车场,隐隐感到有人跟踪他,然后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就被一红衣猪头怪袭击了,再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在这鬼地方。医生质问亚当是如何知道要关灯的,无奈亚当只好把亚当老婆孩子被绑的照片给了医生,照片背面就有关灯提示。眼看时间离六点越来越近,医生坐不住了。于是用烟沾了血,专备给亚当,但是医生关了灯(为了逃过摄像头的监控),悄悄告诉亚当烟有毒的事,让亚当装死。开灯后,亚当演得很逼真,一会儿就抽搐着撞死不动了,于是医生大喊:我把他灭了,把老婆孩子给我!话音未落,亚当脚上的铁链通电,亚当被电活(小样儿,和竖锯斗你还嫩点)。无奈,医生继续用锯子锯铁链。亚当想起了被抓事情经过,他在家洗相片的时候被猪头怪袭击。此时医生的手机响了,电话里他被绑架的老婆告诉他不要相信亚当。这是时间只有半小时。医生又一次质问亚当,亚当告诉医生他一直跟踪偷拍医生,医生总是去见小三儿。

  眼看时间到了六点,小护士要杀母女二人,反被孩儿她娘夺过枪威胁,争执中枪走火,对面楼小黑听到枪声,跑去帮忙,只是救下母女二人,却没组织小护士出逃去那间浴室。后小黑还是追上小护士却被小护士打中要害(还是没死)。同时这一且都被电话另一头的医生听见,但他只听见自己老婆孩子的尖叫和枪声,于是整个人崩溃。开始用锯锯自己的腿(这锯本来就是用来锯腿的)然后拿起枪射中亚当,并对摄像头大喊“我把他灭了,我把他灭了”然而此时时间已过六点,小护士冲进来正要杀医生,却被亚当从身后用水箱盖拍死(亚当想:反正我也活不成了,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此时医生告诉亚当,他只是射了亚当的肩膀,并向亚当保证会回来就他。医生走后,亚当开始在死护士兜里找钥匙,却找到了一个录音机和一身老婆的孩子的照片。原来小护士也是游戏的一部分,他被注射了慢性毒药,想要解药就得绑架医生老婆孩子,如果医生没通过游戏就把医生解决掉。这时候于是中间的尸体站了起来,原来幕后主使一直在他们中间。老头告诉亚当钥匙就在浴缸里,当时不小心拔开浴缸塞子时,那道闪过的蓝光便是钥匙,亚当知道自己彻底没活路了,随举起地上的枪要打老头,老头掏出小遥控器对准铁链,亚当再次被电,老头说了句,就关上了浴室的大铁门。

  当时不小心拔开浴缸塞子时,那道闪过的蓝光便是钥匙,亚当知道自己彻底没活路了,随举起地上的枪要打老头,老头掏出小遥控器对准铁链,亚当再次被电,老头说了句gameover,就关上了浴室的大铁门。

  《电锯惊魂》剧情介绍:一觉醒来的亚当(雷沃纳尔 Leigh Whannell饰)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废弃的厕所里。他的对面是同样命运的劳伦斯(加利艾尔维斯 Cary Elwes 饰)——他们被人用铁链绑住了腿,并吃惊发现二人中间横亘着一个恐怖的死人。死人鲜血淋漓,左手拿录放机右手拿枪。

  亚当兜里被人放进来一盘磁带,他赶紧放到录放机里。磁带里说,罗伦斯必须在今晚6点前杀死亚当,否则二人将同归于尽,劳伦斯的家人也不能幸免。而面前死人流出来的血,剧毒无比。

  一个血腥的死亡游戏开始了。在剩下不多的时间里,他们必须找到线索,逃出地狱。在最后关头,当他们以为重见天日的时候,新一轮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亚当·史丹海特是一个对生命不敬的家伙,他和劳伦斯·高登同处困境,一再惊恐失措。他狡猾的先后隐瞒了对劳伦斯·高登的认识、塑料袋里的照片、钱包里照片背后的线,劳伦斯·高登医生

  劳伦斯·高登是诊断出约翰·克莱默患有绝症的医生,也是竖锯一案的嫌疑人。戈登医生沉迷工作,忽视家庭,还和实习生有染,成为竖锯的目标,被关入禁室虐待一番。因为其对“竖锯”的游戏习惯甚为了解,这使他天然具备了很多基本的解谜逃生技能。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开奖结果查询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